13F報告出爐,看看有錢人都買什麼

今年股市的情況確實讓多數散戶投資人感到憂心。自從11月和1月之間創下各自的歷史高點以來,標普500指數和以科技股為中心的納斯達克綜合指數都進入了熊市,峰值跌幅分別為24%和34%。標普500指數結算至2022年6月為止的表現,更是創下自1970年以來最差的上半年回報率!

然而,儘管有這樣的動盪,手握龐大資金的經理人和富豪們卻不為所動。歸功於每季度向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提交的13F報告,該報告允許投資者了解管理資產至少1億美元的基金經理在最近結束的季度中的購買、出售和持有情況。

對億萬富翁來說,這是一個特別活躍的季度,他們選擇投入在一些高度創新(但通常仍被打壓)的成長股中。以下就來介紹大頭們買入的4支成長股。

Upstart Holdings

Coatue Management的億萬富翁Philippe Laffont在第二季度吞下了超過236萬股Upstart的股票,使其成為該對沖基金巨頭的前30大部位。

Upstart之所以成為一家令人感興趣的公司,是因為其人工智能(AI)驅動的平台。依靠機器學習進行貸款審核,使近四分之三的貸款申請得到了線上批准。這為該公司的近六十個貸款合作夥伴節省了時間和大量成本。

同樣重要的是,Upstart的審批使更多的消費者得到了批准。一般來說,經過Upstart審核的申請人的信用分數較低,但產生的信用狀況(即拖欠率)與傳統審核的、平均信用分數較高的申請人相似。Upstart可以在不增加貸款人信用風險的情況下為他們帶來更多的申請人。

對Upstart來說,最大的問題是它在經濟低迷、利率飆升的情況下將如何應對。由於它還沒有完全經受住真正的經濟衰退或持久的不景氣,而且貸款機構顯然對他們所接受的貸款變得更加挑剔,所以Upstart的股價已經受到了很大的打擊。

然而,隨著Upstart證明它可以在漫長的擴張期獲得相當大的利潤,以及該公司將其人工智能驅動的貸款審核解決方案推向更大的市場,如汽車和小企業貸款,對有耐心的投資者來說,它的潛力無限。

Meta Platforms

第二季度顯著增長的股票是社交媒體公司Meta Platforms(META)。特別是Ken Griffin的Citadel Advisors是一個大買家。總的來說,Citadel購買了超過400萬股,使其持股量增加到約458萬股。

相信Meta的最大理由之一是該公司領先的社交媒體資產。 Facebook、WhatsApp、Instagram和Facebook Messenger一直是全球下載量最大的應用程序之一。更重要的是,這些網站在第二季度總共吸引了36.5億月度活躍用戶。這超過了世界成年人口的一半。很容易看到Meta在經濟長期擴張期間擁有巨大的廣告定價權。

但是,Meta的未來在於元宇宙—虛擬網路的下一個迭代,它將允許連接的用戶在一個虛擬世界中相互交流,並與他們的環境互動。元宇宙的基礎設施將需要數年的時間來建設。然而,人們認為,Meta可能是通向這個30萬億美元機會的一個關鍵通道。

雖然目前廣告支出受到挑戰,但作為一家上市公司,Meta的價格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便宜。考慮到其每年兩位數增長的傳奇歷史,15的遠期市盈率,以及超過400億美元的現金、現金等價物和有價證券,Ken Griffin的選擇看似十分正確。

CrowdStrike Holdings

第三支超強成長股是網路安全公司CrowdStrike Holdings(CRWD)Point72資產管理公司的Steven Cohen在第二季度監督購買了超過819,000股CrowdStrike股票。這使Point72的持倉量增加到約955,000股,並使CrowdStrike成為其第14大持股。

無論美國經濟和股市表現如何好壞,駭客和機器人都不會放鬆對企業和消費者數據的竊取。這為像CrowdStrike這樣的網路安全供應商創造了堅實的需求基礎。

話說回來,Cohen可能更喜歡CrowdStrike的最佳終端用戶保護。該公司的安全平台被稱為「獵鷹」,由人工智能驅動。每天監督大約1萬億個事件,使Falcon在識別和應對潛在威脅方面的能力成倍增長。

但CrowdStrike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可能是它有一群死忠的舊客戶。在五年內,購買四個或更多雲模塊的客戶比例從9%猛增到71%。此外,儘管CrowdStrike不是最便宜的選擇,但在過去四年裡,其總保留率一直徘徊在98%附近。該公司的訂閱毛利率最受益於既有客戶的消費。

Shopify

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Jim Simons在第二季度監督購買了高達1404萬股的Shopify。截至6月底,該公司已躍升為文藝復興的第26大股東。

對於投資者來說,Shopify的電子商務潛力可能是最大的吸引力。去年,Shopify宣布它有一個1530億美元的可尋址市場,完全來自小型企業。這甚至還沒有考慮到那些已經開始通過訂閱方式進入Shopify的大型企業。去年Shopify創造了60億美元的銷售額,它在電子商務方面的潛力還只是冰山一角。

另一個讓人對Shopify感到興奮的原因是該公司的創新能力。例如,在2021年,它推出了Shop Pay–一種現購現付(BNPL)的解決方案,應該能幫助公司的用戶成長。歸根結底,當用戶做得好時,Shopify也得到好處。隨著小企業的發展,他們更有可能升級到利潤率更高的(即價格更高的)訂購服務。

Shopify需要克服的最大障礙將是其估值。 Shopify是一家依賴零售的公司。美國經濟連續幾個季度的國內生產總值下降,以及歷史上的高通脹率對收入最低的人群產生了不利影響,這給企業和消費者支出帶來了潛在麻煩。雖然電子商務支出的前景確實很好,但對於投資者來說,未來六個月到一年可能會相當顛簸。

分享在 twitter
分享在 facebook
分享在 tumblr
分享在 email

更多精選文章